王瑛:我为什么点名批评柳传志?

字体: - 收藏 2013-08-15 来源:亚洲财经综合 作者:

文章导读:   我想在这里面突出要讲两点。第一,暴力结束不了暴力,它会把暴力的种子,暴力的基因再一次根植在自己身上。我们的任务,我们的出路,就是用人性向善的力量。...

     中国企业家柳传志在企业家社交网站正和岛的“在商言商”言论引发企业家王瑛“退岛”宣言,自称“只干活不大说话的人”王瑛成为一时舆论焦点。王瑛80年代后期从体制内下海,现居北京,担任一家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

   在这篇讲稿中,王瑛就社会共识、企业家精神、社会转型等话题展开论述。王瑛坦陈,她对柳传志点名批评确实犯“大忌”,因为“企业家中有一个默契,彼此不批评指责。企业家要心疼企业家”,她也在此阐明“明知故犯”的理由。

   同时,她亦强调对于摆脱以暴易暴、创造和维护和平转型的追求,主张企业家应与权力切割、在阳光下生存和成长,指出这是企业家阶层获得自身的主体性、获得社会认可、信任和尊敬的基础。本文系王瑛与中欧校友会的一次内部交流,经过作者审阅并授权FT中文网发布。

   大家好!我是王瑛。谢谢大家,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认识大家。

   你们秘书长给我出了一个题目“企业家如何推动和参与社会转型”,这个题目让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次分享。我之所以非常喜欢这个题目,和我最近招惹出来的一件事情有关(指“退岛”事件)。

   这件事惹来了好多记者。其间,不只一两个记者问我,“王瑛,你好像是个较真,较劲的人,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这是为什么?”我给了他一个理由:我(这样)已经有些年了,挑什么事情做,选择用什么方式做,都有一个追求,就是争取中国能够摆脱以暴易暴,创造和维护和平转型的条件。

   最大公约数在于和平转型

   近来大家一直在提要达成社会共识,建立共同底线,或者说最大公约数。我主张把最大公约数建立在摆脱以暴易暴、创造和维护和平转型的条件。这关乎整个民族与社会的生存、发展和福祉。我们只有以此为基础,才能够说服和感召越来越多的人,能在越来越多的人当中形成彼此呼应,最终达成社会共识,建立共同底线。

   今天主题“企业家如何参与和推动社会转型”有2个关键词,第一个是“企业家”,第二个是“社会转型”。我刚才提到的“共同底线”的表述里有了第三个关键词“摆脱以暴易暴”,第四个关键词是“和平转型”。我想先把我对这四个关键词的理解,和大家做一个分享。

   如何定义企业家

   先说一下我对第一个关键词的理解。这些天到处可看到企业家是否该“在商言商”、企业家应该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的讨论。近些年,可在很多场合听到“企业家”这三个字。我想“企业家”这三个字,还是要给些“计较”才是——现在被人称为企业家的人,好像不见得是企业家。

   三十年来,中国确实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工商业主的群体,规模很大。我觉得这是个比较准确的说法,叫做工商业主,而不是企业家。这个工商业主的阶层,三十年来,无论在税收、GDP还是在就业的贡献率上,都已经超出了50%,占了一个相当大的比重。可我认为这个阶层还不能够整体上叫做企业家。这个群体的情况很复杂,并不是“企业家”可以概括得了,说得很清楚的。

   从90年代后期到现在,尤其最近10多年,在上述群体中,又发展起来了一个可以被叫做现代企业家阶层的群体。这个群体和工商业主,在很多方面已经不一样了。我认为有这样两个基本特征:1、他们选择了充分竞争的行业领域,作为其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平台;2、他们选择了现代企业的组织形态。

   到目前为止,很多企业作为上市公司,经历了10多年发展,越来越成熟,越来越严格地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办事情,越来越用规则作自我约束。在近几年准备上市的企业里面,他们在上市辅导期,就已经非常自觉地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的规范要求和约束自己。在这个现代企业家的阶层当中,会见到一些和前一、两代企业家很不一样的东西,包括工作方式、生活方式,包括他们如何对待家庭,如何与孩子相处,对于自身精神生活、自身成长的关注度,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和慈善活动的深度与方式等等,都和前一两代企业家不同了。让人看得很欣喜,很值得期待。

   我是2012年4月参加正和岛的。这一年多,我最大的收获,就是结识了很多年轻的企业家朋友。我管他们叫新生代企业家。他们的年龄,大都在65-75后,大概在15年左右这样一个跨度上。他们在自己选择的领域里面应该算是比较成功的,经历了10到15年的发展,在自己的本行业、本地区,形成了一定影响力。正和岛的这批企业家,70%到80%在各行业和各地的企业家组织里担任着一定的职务。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新生代企业家的精神气质,时代风貌。在正和岛上,最让我刮目相看的是一批女企业家。

   我今天在这里说企业家,更多是指向了,在充分竞争的行业里面,选择了现代企业组织形态,从90年代后期到现在,在将近20年时间里,成长起来的一批可以称之为现代企业家的一个阶层。我想强调一下的是,这里面还不应该只包含企业主。随着这些年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一步步完善,中国职业经理人这个阶层也已经成长起来了,已经形成了很大、也更健康的一个群体,他们也在中国现代企业家的行列里。

   我下面讲到的企业家,主要是指这样的两部分人,而不是那些认为办着公司赚到了钱,就是企业家的人。他们也不太愿意管自己叫什么企业家,因为现在谈企业家,就有很多责任,社会有期待。其实他们还是比较喜欢管自己叫生意人或者商人。在工商业主这个群体里面,还有很大数量的一批人,他们不大出现在公众视野范围之内。他们有的在赚钱上面,是不择手段的,有的甚至是给权贵阶层干脏活、洗黑钱的,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我不认为这批人叫企业家。

   我见到过中欧(商学院)校友有这样的说法,“要有比商业成功更高的追求”。有一个学员解释说,这种追求,就是推动社会的公平、正义和进步。乔布斯的那句名言,以自己的努力改变世界,使这个世界更美好,激励了无数做企业的人。我以为这就是企业家精神,是当今中国最需要的企业家精神。

   社会转型与摆脱以暴易暴

   我想和大家说的第二个关键词是“社会转型”。社会转型,我们也管它叫现代化转型,可是我还是建议大家用现代性转型。在这个概念上,我向大家推荐一篇文章,是秦晓在2009年写的《现代性与中国社会转型》。我们应当用“现代性转型”这个概念去理解中国的社会转型。

   第三个关键词是摆脱以暴易暴。对于“以暴易暴”,面对中国现实,非常容易理解。这个社会的暴虐倾向我们几乎每天耳闻目睹,像一个巨大的黑影,在一天天走进我们的生活。未得到过真正意义上清算的“文革”,离我们太近,坦克车开进北京离我们太近,“薄王”在重庆施虐数年离我们太近,从历史到现实,“以暴易暴”离我们太近了,已经不需要我们特别讲些什么来理解。

   我想在这里面突出要讲两点。第一,暴力结束不了暴力,它会把暴力的种子,暴力的基因再一次根植在自己身上。我们的任务,我们的出路,就是用人性向善的力量,用文明的力量,挖出这些种子,改变这些基因,用协商、妥协、宽容去战胜野蛮,暴虐和强权。第二,就是想要摆脱我们这个民族以暴易暴的厄运,叫周期律也好,叫超稳定结构也好,这个民族数千年来一直被这样一个怪圈、一个厄运罩着,好像很难逃得出去,我们是不是仍然得以暴力的手段来结束暴力?我们要说不!



声明:此文章【王瑛:我为什么点名批评柳传志?】以及亚洲财经网所有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由此所产生的风险均由您个人承担。亚洲财经立足中国,致力打造成为亚洲地区金融信息与数据服务平台,如果您愿意为我们供稿,请点击这里提交;如果该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或相关权益,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责任编辑:杜殿云]

实盘热股

e决策精彩战例点评

  • 安诺其(300067):分散染料淡季涨价,提升盈利能力,加之淘汰小企业污染产能[详细]

往期重要资讯

上市公司 信息披露 累计收益
利亚德 LED景气度持续攀升 112%
中京电子 拟2.8亿元生产柔性印制电路板 86.39%
中青宝 看好游戏业务增速或达200% 203.75%

点击排行

财经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