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附刘志军后暴富的小混混:已发不起工资

字体: - 收藏 2013-08-20 来源:亚洲财经综合 作者:

文章导读:    多个项目同时搁浅,这个萍乡市年缴税收上千万元的纳税大户处于宏大规划与现实大相径庭的尴尬境地之中。邹勇和他的天宇燃料集团要面对的是项目停滞不前、资金难以回流、员工数量锐减、工资无法按时发放的诸多困局。...

   江西省萍乡安源区高坑工业园1号,整个江南最大的煤炭储运中心坐落于此。“赣西电煤”四个大字已落色。8月中旬,记者行至厂房,这里空旷而冷清,所有的设备都停止了工作,安静得只听得到蝉鸣的声音。

   这个总投资超十亿元,号称进入国家发改委“十大重点节能工程”、铁道部“战略装卸点”的赣西电煤项目搁浅了,它并没有如外界所说,“这个项目让邹勇赚了8个亿”。与此截然相反的是,它甚至都没有正式生产过,至今未见效益。

   邹勇是江西省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宇燃料集团”)董事长,借助赣西电煤项目,他得以跻身于当地举足轻重的企业家行列。项目建成之初,这个44岁的民营企业家曾对此描摹出一幅年产值30亿元的利润宏图。然而,煤炭市场行情的急转直下让该项目的投产添加了更大的不确定性。此前为该项目招聘的一百名员工也于今年年初“放假”,几位内部员工抱怨道:“几个月的工资都没发。”

   邹勇另一个身份是王林的“关门弟子”。邹勇称,在自己申报的一个项目中,“王林还领着我去了当时的铁道部,在王林的运作下项目很快就批复下来了。”据重庆晨报报道,王林称,“十多年前,举报人邹勇在家乡就是一个‘小混混’,听说刘志军拜访过我……又是送礼又是拜师的。他攀附上刘志军后要到了一个铁道旁待拆的货场,改建成一大型的煤炭储运中心,后来还拿到了几条货运线。在刘志军的大力支持下,邹勇暴富起来了。这之后他就很少搭理我。”继而两人经济纠纷不断升级,从房屋款到拜师费,两人还曾对簿公堂。邹勇向媒体报料,指控王林对其诈骗等多项罪名。王林则称,从2012年11月份起自己向各级有关部门写信或上访实名举报邹勇。

   所谓“大型的煤炭储运中心”即为赣西电煤项目。除赣西电煤项目搁浅外,天宇燃料集团其他业务也颇为惨淡—旗下六个煤矿目前已停产两个,天宇选煤有限责任公司也仅仅在运营半年后便停产。

   资金链告急,邹勇寄希望于赣西电煤项目能够尽早投产,盘活资产。天宇燃料集团董事长助理朱建仁称,集团正在寻找赣西电煤项目的合作伙伴,“已和北京的几家公司洽谈过,想通过合作的方式将项目运转起来”。邹勇并不甘心巨额投资就此完结,朱建仁透露,目前邹勇已经陆续召回年前放假的50名员工,伺机重启赣西电煤项目。

   赣西电煤项目停滞

   媒体报道称,在建筑工地做过“小工”、当过个体货运司机的邹勇,上世纪90年代末,凭着倒卖煤炭完成了原始积累。2000年,他创办了天宇集团的前身—萍乡市天宇燃料有限公司,开启了从个体户到公司化运作的时代。

   “十年前的天宇从当时租别人的小房子到今天形成大型民营企业集团,这期间走过一段非常艰难的路程。”天宇集团创办参与者之一贺德华回忆。

   2005年,更名后的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达7282万元。2006年,天宇燃料集团成立子公司江西赣西电煤储运公司。2008年,天宇集团投资建设了赣西电煤项目。

   赣西电煤一期投资6亿元,由精选煤工厂、选配煤中心、铁路专用线及配套设施组成,于2011年底建成投产,具备电煤170万吨、精煤130万吨生产能力,自备的6条铁路专用线达到1000万吨运送能力。二期项目计划投资10.6亿元,建设赣西煤炭储备基地、煤炭物流配送中心项目;二期建成后,静态煤炭储备能力300万吨,动态储备能力可达1000万吨。

   根据江西省发改委能源处《关于核准江西赣西电煤储运有限公司选配煤中心项目的批复》(赣发改能源字[2008]1576号),赣西电煤项目是天宇集团下属独资企业,总投资为27473.71万元,其中项目资本金占总投资的35%,由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出资,资本金外65%资金由中国农业银行(行情股吧买卖点)江西省分行贷款解决。

   天宇集团网站称,该项目不仅被国家发改委列入十大重点示范项目,十大产业调整和振兴项目,“铁道部战略装卸点,铁道部中长期发展规划全国200个战略装卸点之一”,项目还被江西省列入三年内拟上市给予帮扶。天宇集团内部刊物《天宇之窗》在2012年4月时还专门登文称,希冀江西赣西电煤储运有限公司早日成为上市公司

   作为江西省重点建设项目,赣西电煤自2008年12月6日全面开工以来,就得到了萍乡市、区各级和各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高坑镇党委政府更是倾力配合项目建设。2012年2月16日,江西省工信委经济运行处官员还到赣西选配煤中心进行相关调研。

   一切看似在朝着理想的方向前进,实际上并未如邹勇想像的那般美好。

   早在2011年,赣西电煤项目建设就已基本完成,主厂房、原煤仓、6条铁路专用线、环厂公路都已完工,等待进煤。但这一等就是两年,赣西电煤项目建成后,仅试运营了一段时间。

   天宇燃料集团内部刊物当时这样描述:洗选车间、配煤车间是赣西电煤的核心和主力军,员工们有的在主厂房为洗煤而忙碌着,有的在配煤车间为配煤而操作着。工人们不停地在为来煤而卸车、为发煤而装车。

   如此这般的场面并没有持续很久,赣西电煤项目开始停滞。据萍乡市工商联合会人士分析,这与煤炭市场行情的急转直下有关,“规划时正值煤炭价格大幅上扬,建成后中国煤炭市场十年黄金期就结束了”。

   除去不尽如人意的大环境因素,据一位认识邹勇长达十年的人士陈兴民(化名)透露,这与邹勇的资金链情况有很大关系。陈兴民称:“一下子投入几个亿,项目却没有运营起来,资金一时无法回流,加上贷款又困难,再投入就很吃力。只要这项目运转起来,资金马上就可以回笼。”

   据萍乡当地银行(行情专区)内部人士介绍,萍乡市的银行已经开始压缩对煤炭、钢铁(行情专区)等产能过剩行业公司的贷款。“我们收到的通知是,尽量不再发放这些行业的新增贷款。现在银行涉及煤企和整个煤炭生产产业链的贷款都很谨慎,为了提防可能的违约或不良状况发生,都加大了对涉煤贷款的排查”。

   天宇燃料集团董事长助理朱建仁也证实邹勇正在忙于筹措资金,但据他透露,邹勇所寻找的主要渠道并非银行。他解释:“现在银行对煤炭行业贷款较严,利息较高,董事长正在找赣西电煤项目的合作方,今年有几家北京的公司来洽谈过,想通过合作的方式将项目运转起来。”

   “本来按照计划,赣西电煤项目是天宇集团独资的。不过现在行情不一样了,只有尝试找找合作方一起出资运营。”朱建仁坐在天宇燃料集团六楼的办公室看着窗外叹道。

   主厂房空无一人,原煤仓内堆积着数米高的煤,四五辆黄色的卸煤小车停在一旁。相隔不过数百米的母公司天宇燃料集团总部内,工作人员也寥寥无几。

   此番冷清的场面与鼎盛时期对比鲜明。“发展最好的时候有1000多个员工,但现在只剩下几百人。很多人因为领不到工资或者是没活干,就走了。很少有能呆到三年的。”一位内部员工告诉记者。他随即抱怨道:“公司经常延发工资,五月份的工资到现在都没发。”高层管理人员也同样面对这样的压力。一位管理人员说:“管理人员比较少,但是工资高很多,更是经常推迟很久拿到工资。现在公司这样的情况,我们也理解。”

   尽管赣西电煤项目的停滞让天宇燃料集团陷入经营困境,重启项目也面临重重困难,但是邹勇并没有就此撒手。就在今年5月份,邹勇一度企图重新运转,但最后仍是因煤炭行业形势不佳以及资金问题而再度搁浅。“他个人对这个项目还是非常有信心,目前已经陆续召回年前放假的50名员工。最快可能在今年之内项目要运营。”朱建仁称,“不过现在说不准。”

   选煤厂停工六年

   除了赣西电煤项目搁浅外,天宇燃料集团的其他业务板块也陷入停滞。

   萍乡市天宇燃料有限公司成立之初,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几十人的小企业。董事长邹勇在两三年之内收购了五家小煤矿。2003年将业务拓展到了湖南醴陵,收购兼并了一家年产20万吨的小煤矿,随后与湖南省耒阳市董溪煤矿合股开办了一个30万吨的洗煤厂。短短的几年时间,天宇燃料集团的产值上升到1亿元,税收近千万元。

   时至核准登记日期2013年5月22日,天宇燃料集团注册资本为7375万元。目前天宇燃料集团旗下拥有六座煤矿,即萍乡市五陂镇乌源煤矿、杨家冲煤矿、大屏山煤矿、务咀坡煤矿、周家源煤矿以及醴陵市马颈坳煤矿。子公司除江西赣西电煤储运有限公司外,还有萍乡市天宇房地产(行情专区)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及莲花县天宇选煤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宇选煤公司”).

   陈兴民透露,天宇集团旗下的六个煤矿目前已经暂停生产两个,分别为萍乡市略下务咀坡煤矿和芦溪县周家源煤矿。从去年开始,这两个煤矿内只留有三四个人看守,其余煤矿有的也已外包出去。

   “煤矿暂停生产除了和现在煤炭市场下行有关外,这些矿井煤炭资源的枯竭也是重要的原因。”不过随后陈兴民称,“尽管这样,但邹勇并没有打算开发其他新煤矿。”

   作为天宇燃料集团早期建立的子公司,天宇选煤公司比赣西选配煤中心规模要小得多。天宇燃料集团网站介绍,天宇选煤公司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1680万元,主营业务为煤炭洗选、加工、煤炭销售,年煤炭洗选加工能力60万吨。

   简介中注明,截至2010年末,天宇选煤公司资产总值近3000余万元,安排就业达100人。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2007年仅仅运营了半年,亏损后即遭停产,厂房闲置至今已六年。

   在距离萍乡市两个小时车程的莲花县三板桥乡山口垅村319国道旁,天宇选煤公司在一片砖瓦房中“鹤立鸡群”,然而里面已经荒草丛生,设备也已经生锈,三座三层大楼的窗户上落满了厚厚的灰,“内有大型煤场”的牌子也从外面搬至室内。除设施厂房和两名看守员工夫妇外,里面空空如也。

   “天宇选煤厂当初投资了360万,没想到运营半年后,拉不来煤,持续亏损,一直停产到现在。”今年四月份刚来此看守选煤厂的员工说,“之前最多的时候有100多个人,停产后员工全走了,里面也都清空了。”

   在该夫妇来之前的几年,另一个看守者甚至偷偷把闲置的办公室改造成麻将馆,空荡荡的厂房也当成了煤球厂,做起自己的生意来。

   “签用工合同的时候,老板说最快明年能重新运转起来,也跟我们提前说了,工资可能一时发不了。”上述员工夫妇说。天宇燃料集团的管理人员很少来到该厂,在天宇选煤公司停产后,董事长邹勇把精力放在了规模更大的赣西选配煤中心。这里何时能够复工,成为了附近村民常常过来打听的事。然而,这件事目前朱建仁和他们的“老板”也无法给个准确的答案。

   多个项目同时搁浅,这个萍乡市年缴税收上千万元的纳税大户处于宏大规划与现实大相径庭的尴尬境地之中。邹勇和他的天宇燃料集团要面对的是项目停滞不前、资金难以回流、员工数量锐减、工资无法按时发放的诸多困局。



声明:此文章【攀附刘志军后暴富的小混混:已发不起工资】以及亚洲财经网所有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由此所产生的风险均由您个人承担。亚洲财经立足中国,致力打造成为亚洲地区金融信息与数据服务平台,如果您愿意为我们供稿,请点击这里提交;如果该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或相关权益,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责任编辑:李明]

实盘热股

e决策精彩战例点评

  • 安诺其(300067):分散染料淡季涨价,提升盈利能力,加之淘汰小企业污染产能[详细]

往期重要资讯

上市公司 信息披露 累计收益
利亚德 LED景气度持续攀升 112%
中京电子 拟2.8亿元生产柔性印制电路板 86.39%
中青宝 看好游戏业务增速或达200% 203.75%

点击排行

财经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