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系内影子银行超5万亿 监管过度与空白待平衡

字体: - 收藏 2014-05-12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上海) 作者:

文章导读:   5月11日,在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和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共同发布《中国金融政策报告2014》(下称《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末,中国体系内影子银行规模达5.17万亿元,从2005年到2013年,平均每年的复合增长率达到50.3%。 影子银行快速增长背后 清华大...

5月11日,在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和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共同发布《中国金融政策报告2014》(下称《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末,中国体系内影子银行规模达5.17万亿元,从2005年到2013年,平均每年的复合增长率达到50.3%。

影子银行快速增长背后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介绍称,《报告》将中国影子银行大体归为两类:第一类是体系内的影子银行;第二类是体系外的影子银行。前者包括信托在内的有牌照但监管不足的机构与业务,这是中国影子银行的主体。后者主要指不持有金融牌照的金融机构从事的信用中介业务,包括网络金融公司、第三方理财机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等。

《报告》显示,我国体系内影子银行规模自2006年开始爆发式增长。2005年,体系内影子银行规模为1985亿元,占社会融资规模的6.6%。2006年达到5020亿元,占比上升到11.8%,不仅规模提升了1.5倍,占比也上升了5.2个百分点。到2013年规模已经达到5.17万亿元,已经是2005年的26倍,占比达到29.9%。其中,委托贷款是这部分影子银行的主要方式,几乎占到一半。

“影子银行是一种我们值得肯定的创新,当然在中国特殊的背景下,它又有一些我们看起来是比较扭曲的,绕过监管的一些行为,当然也会有些负面的效果。”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谈及影子银行时表示。

针对影子银行界定,《报告》称此前国务院发布的107号文已经有所厘清:一是不持有金融牌照、完全无监管的信用中介机构,包括新型网络金融公司、第三方理财机构等;二是不持有金融牌照,存在监管不足的信用中介机构,包括融资性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三是机构持有金融牌照,但存在监管不足或规避监管的业务,包括货币市场基金、资产证券化、部分理财业务等。

“中国以商业银行为主导的金融体系的结构问题是影子银行发展的内在原因,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的中国金融刺激政策提供了外部的条件。”吴晓灵称,内部的条件是因为外需不足,需要再扩大内需,在国内经济的发展当中,企业的困难要求创造更多的融资方式。融资方式的短缺使得不能获得融资需求的那些人寻求在银行之外开辟融资途径。

同时,吴晓灵称,中国在应对金融危机的时候,刺激政策使得信贷大量投放,使社会有了更多的资金,更多资金在社会上游荡需要找到投资方向,这也是影子银行发展的一个客观原因。

“中国影子银行应置于中国金融发展与改革,包括金融监管改革的长远发展来分析,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不断完善与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相适应的法律体系和监管构架。”吴晓灵表示。

“开方”影子银行监管

对于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影子银行活动,《报告》认为还存在四个方面的问题:法律关系模糊、市场运作混乱、刚性兑付严重、有效监管缺乏。

“由于对影子银行业务不同的认识,到底该谁来监管,怎么监管,也不是说得特别清楚。所以,既存在着过度的监管,也存在着监管的空白。”吴晓灵称,在金融改革的过程当中,应该客观划分监管的边界,并不是说所有的信用活动都是需要严格监管的。

她建议,对所有的金融活动,第一要明确产品功能的性质,第二要明确法律关系,第三要明确收益和风险承担的责任,第四应该看一看金融活动是否涉及少数人的利益。对于过度监管与空白监管方面,吴晓灵表示,如果是少数的可承受风险人的利益,可以适度地监管,如果涉及到众多的小投资人的利益,应对此类金融产品和金融活动进行严格的监管。

“对影子银行的判断,如果说两年前还可以是客观、中性的,认为是一个传统的金融业务的一个补充,现在恐怕挑战大于风险。”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主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李稻葵(微博)在上述论坛上表示,需要紧紧抓住风险解决问题。

李稻葵建议,影子银行应该阳光化,一部分当年为了突破贷款限制的影子银行,体外循环的一定要纳入正式贷款的管理,纳入风险拨备的机制和不良债务的考核机制;另外一部分,应该转换成债券,比如说信托的一部分,就把信托做成真正的信托,让信托在市场上发债,变成真正的信托,而不要找银行。

实际上,非银行金融机构在发展影子银行,而银行自身表外业务也在扩张,风险也受到监管层关注。5月10日,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就在上述论坛中表示,要下定决心整顿金融的同业业务和各类理财业务。

“否则的话,极易把我们的投资者,包括社会公众导向追逐短期高利,不追求长期回报,对资本市场的发展产生极大的溢出效应。”刘士余称。

他算了一笔账,公众拿钱到一家银行购买8%的理财产品,这家银行再加3个点,11%走通道,通道的特权机构再加3个点进入实体,成本在14%左右。

“这还算不错的成本,但这种层层加水,每个环节都扒皮加码的做法直接抬高了实体经济的成本,对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毫无贡献的,而且是会把一个民族,把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带入极其带有赌博心态的短期行为。”刘士余称,一旦出风险,刚性兑付将增加各方面的压力。

对于上市公司做理财,包括上下游的产业链金融,刘士余认为也是值得推敲的。“实际上那种理财就是在放高利贷,我觉得这跟实体公司本身的行为是非常不稳洽的。”



声明:此文章【体系内影子银行超5万亿 监管过度与空白待平衡】以及亚洲财经网所有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由此所产生的风险均由您个人承担。亚洲财经立足中国,致力打造成为亚洲地区金融信息与数据服务平台,如果您愿意为我们供稿,请点击这里提交;如果该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或相关权益,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责任编辑:崔荣花]

实盘热股

e决策精彩战例点评

  • 安诺其(300067):分散染料淡季涨价,提升盈利能力,加之淘汰小企业污染产能[详细]

往期重要资讯

上市公司 信息披露 累计收益
利亚德 LED景气度持续攀升 112%
中京电子 拟2.8亿元生产柔性印制电路板 86.39%
中青宝 看好游戏业务增速或达200% 203.75%

点击排行

财经图库